首页 > 厂务公开信息
厂务公开信息(2019年第1期)
日期:2019-03-28 浏览次数: 字号:[ ]

关于对上海市企业民主管理

工作情况调研检查的报告

全国总工会调研检查组

按照全国厂务公开协调小组关于开展第十次全国企业民主管理工作调研检查的安排,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全国厂务公开协调小组组长李玉赋同志,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全国厂务公开协调小组成员蔡振华同志,201918日至9日带队赴上海市开展企业民主管理工作调研检查。调研检查组分别听取了上海市、宝山区、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闵行区梅陇镇开展企业民主管理工作情况汇报,参观考察了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及工会服务职工项目,并召开了不同类型企事业单位参加的座谈会,与一线职工、工会干部交流,了解企事业单位生产经营、民主管理工作和职工生产生活等情况。现将调研检查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上海市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基本情况和主要做法

总体看,上海市各级厂务公开工作领导小组及其成员单位在市委的领导下,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按照中央关于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构建和谐劳动关系、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部署要求,聚焦重点难点,凝聚各方力量,着力在顶层设计上破题前行,勇于改革创新,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企业民主管理建制率普遍提升、内容不断深化、形式更加丰富、体系逐步完善,职工权益得到有效保障。截至目前,全市已建工会的国有、集体及其控股企事业单位职代会单独建制10241家,实行厂务公开制度的10281家;非公有制企业职代会单独建制27790家,实行厂务公开制度的27856家;建立区域(行业)职代会7163家,覆盖非公有制企业111487家,实现了国有企事业单位普遍建制、非公有制企业动态建制率保持在85%以上的目标,在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推进基层民主政治建设、构建和谐劳动关系方面取得了积极成效。

(一)坚持“三个始终”,牢牢把握推进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基本原则

上海历届市委高度重视企业民主管理工作,从巩固党执政的阶级基础、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高度,谋划推动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在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是始终把企业民主管理作为贯彻落实党的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根本方针的重要途径。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工人阶级和工会工作的重要论述,切实将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的根本方针贯彻落实到党委政府制定政策、推进工作的全过程,落实到企事业单位生产经营管理的各方面。积极探索与当代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相符合、与现代公司治理结构相契合、与新时代工人队伍结构变化相适应的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理念、形式和平台,最大程度地把各行业、各领域、各层面的劳动者团结凝聚在党的周围。

二是始终把企业民主管理作为推进改革、维护和谐稳定的坚强保障。积极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社会主要矛盾新变化、全面深化改革新阶段、劳动关系和职工权益维护新特点,持续推动企业民主管理向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拓展,引导职工群众依法理性有序表达利益诉求,切实维护好职工群众的合法权益,团结凝聚广大职工与改革同向同行,与企业和衷共济、共克时艰,为促进改革发展、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保驾护航。

三是始终把企业民主管理作为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的有效载体。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大力推进党的建设全覆盖,对没有条件建立党组织的涉外企业和“两新”组织,牢牢抓住企业民主管理这一载体,大力提高工会组建率、职工入会率、民主管理建制率,充分发挥企业民主管理依法保障职工合法权益的制度优势,增强党的群团工作的渗透力影响力,延长党的工作手臂,延伸党建工作触角。

(二)强化“四个方面”,推进企业民主管理工作持续巩固深化

一是组织领导保障有力。上海自2000年成立厂务公开工作领导小组以来,始终保持市委分管书记挂帅组长的高规格组织领导机构。组织部、宣传部、国资党委及相关行业(领域)党委成员单位精诚协作、积极作为、多管齐下,合力推动工作落地见效。全市各地区、各系统均健全完善领导小组和工作机构,坚持一级促一级、一级抓一级,较好地形成了“党委统一领导、党政共同负责、有关方面齐抓共管、职工群众广泛参与”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格局,为巩固和深化企业民主管理工作提供了坚强组织保证。

二是制度体系构筑完备。上海市委、市政府将企业民主管理纳入《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使之成为依法治市、推进基层民主和创新社会治理的重要内容。市委办公厅、市政府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入推进本市厂务公开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推行厂务公开的指导原则、实施范围、公开内涵。市委组织部、市国资党委和市总工会等主要成员单位,先后就职代会民主评议领导人员、坚持和完善企事业单位转改制工作民主程序、加强集团公司多级职代会制度建设等工作下发了30多个制度文件,构筑了较为完备的制度体系,为基层推进工作提供了有效的指导。

三是督导检查多措并举。上海注重调研督查,坚持每年开展厂务公开检查,督导工作落地落实。与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和监督调研相结合,推动《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有效贯彻落实;与工会劳动法律监督相结合,对发生群体性劳资矛盾或法律援助案件中侵犯职工合法权益且未建立工会、职代会和集体协商制度的企业实施“工会定向劳动法律监督”,并与公共信用信息服务平台挂钩;与破解问题攻克难题相结合,针对工作中的薄弱点,开展专题研究,较好地解决了职代会民主评议领导人员、非公有制企业职代会建制和规范运作、职工董事职工监事履职等瓶颈难题。

四是改革措施相互联动。与法院、人社、司法沟通协调,形成了“四方合作”共同加强劳动关系矛盾预防化解的工作机制,把推进企业建立民主管理、集体协商制度作为各方健全劳动关系矛盾信息排摸、预警预防的重要事项和督促发生矛盾企业整改的重要内容。推进国有企业工会改革,将工会组织和职代会、集体协商、职工董监事等制度纳入企业章程、融入企业管理制度。深化非公有制企业工会改革,将职代会与集体协商、劳动法律监督、法律援助等工作相结合,形成“四位一体”协调劳动关系体系。

(三)聚焦“七个重点难点”,推进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创新

一是聚焦法治建设重点,依法推进企业民主管理。克服经济下行压力大、修法敏感度高、修法难度大等诸多困难,积极推动市人大修改完善《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强化党对职代会制度的领导和政府部门职责,要求所有类别企事业单位改革改制职工分流安置、经济补偿等劳动关系变更方案,必须通过职代会让职工知情审议。弥补了非公有制企业改革调整中履行民主程序的法律制度空白,促进企业把预防化解群体性劳动纠纷的工作前移,为推进企业民主管理奠定了坚实的法治基础。

二是聚焦公开重点,有效融入企事业单位管理体系。推动企事业单位将民主管理与生产经营管理紧密结合,促进企事业单位重大决策科学化、分配制度规范化、干部管理民主化、干部廉洁自律报告制度化、经营管理重点环节程序化、大宗物资采购和工程招投标等重大经营管理事项公开化,通过职工的民主参与、过程监督、程序控制,促进企事业单位管理水平提高。

三是聚焦国有企业改革重点,健全完善集团多级职代会制度建设。顺应国资国企改革的要求,上海市总工会联合市委组织部、国资、经信等党委制定实施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国有及国有控股集团公司职工代表大会制度建设的若干意见》,明确集团职代会目标定位、职权内容和规则要求,有效推动集团公司围绕涉及企业改革发展全局性、根本性、指导性的重大事项,以及事关职工切身利益普遍性、倾向性的重大问题进行有效管控。协调推动国资党委将职代会制度纳入企业党建责任要求,95%的市属集团公司建立健全了多级职代会制度。

四是聚焦改革调整的维稳重点,严格规范企业民主程序。要求转改制企业坚持“阳光操作”,规范履行民主程序,做到改制政策、改制方案、资产评估、债权债务等重大事项,必须及时向职工公开;必须依法规范、全面落实职代会对企业改制方案的审议权、资产的监督权;凡改制方案中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项必须提交职代会审议通过。针对事业单位分类推进改革,制定实施了《关于坚持和完善民主管理制度 保障事业单位改革顺利推进的指导意见》,严把职代会民主程序关,较好地保障了职工队伍稳定和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及事业单位改革平稳顺利进行。

五是聚焦非公有制企业工作难点,分层有序推进企业民主管理。针对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较为薄弱的实际,将其分为起步、基本达标、达标和示范四个标准梯次推进;实现职代会和集体协商两项制度协调联动,劳资沟通、民主议事等其他形式作补充,将工作目标的刚性要求和推进工作的柔性策略有机结合,形成了具有上海特色的推进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2+X”模式。针对部分长期不建立工会和职代会、集体协商运行不规范,致使劳资矛盾突出的企业,通过运用工会“两书”和公共信用信息平台,倒逼企业及时整改,有效解决了企业民主管理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问题。

六是聚焦小微企业建制难点,分类指导大力推进区域性行业性职代会制度。上海强化分类指导,转改制企业抓源头建制,较大规模企业抓独立建制,量大面广的小微企业抓联合建制,建立了工业园区、村(社区)、楼宇、商业圈等区域职代会模式,以及餐饮、物业、建筑、纺织等行业职代会模式。对区域性职代会重点聚焦国家劳动法律法规执行、企业内部建立劳资沟通渠道、依法规范劳动用工等三大共性问题,指导行业性职代会重点聚焦行业劳动关系状况发布、行业主体工种劳动定额和工时工价等标准审议、行业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标准的制定实施等,促进了区域行业劳动关系和谐与经济健康发展。

七是聚焦完善法人治理结构难点,源头深化职工董事职工监事制度。上海市委组织部、市国资党委、市总工会等六家成员单位联合出台了《关于完善本市公司制企业法人治理结构 加强职工董事职工监事制度建设的若干指导意见》,规范职工董监事建制和履职要求,为职工董事职工监事源头参与公司治理找到切入点,从制度层面破解了民主管理与法人治理“两张皮”问题。协调国资委修订完善《上海市国有控股公司章程指引》,指导推进了20多家市属大型集团公司修改完善企业章程和内控制度,使企业民主管理有机融入企业经营管理体系。协调上市公司协会,修改完善了上市公司企业社会责任评价标准,引导众多的上市公司尊重职工主体地位,践行企业社会责任。

二、当前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应关注的问题

上海市企业民主管理工作一直走在全国的最前列,创造了许多新鲜经验,具有很强的创新性、示范性,各方面工作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是,由于经济社会形势深刻变化,劳动关系趋向复杂多元化,企业民主管理工作也面临着许多新的情况和问题亟待研究解决。

一是企业民主管理领导体制弱化倾向需引起高度关注。虽然近年来各地都努力通过各种方式维持原有企业民主管理组织机构不散、规格不降、力度不减,但调研中发现,各地普遍反映由于成员单位机构改革、纪检职能调整等原因,企业民主管理工作推进力度受到很大影响,工作淡化、组织领导弱化趋势明显,迫切需要加强顶层设计,引起有关各方特别是党政主要领导对此项工作的重视和支持,高起点谋划和推动工作落实。

二是应对经济发展新常态发挥企业民主管理作用需深入研判思考。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增速放缓,国际贸易摩擦加剧,外部环境严峻复杂,产业结构调整任务艰巨,这些宏观因素对企业生产经营和劳动用工带来深刻影响,直接关系到劳动关系的和谐稳定。如何及时研判劳动关系的新动向、新特征和新问题,更好地发挥企业民主管理“润滑剂”“协调器”“稳定阀”作用,积极预防化解劳动关系矛盾,需要我们深入研究思考,积极有效应对。

三是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工作需对标补短、破解难题。总体而言,国有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建制率较高,运行较为规范,作用发挥较好。但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建制难,操作随意性大,工作流于形式问题依然突出,非公有制企业重大改革调整中群体性劳资矛盾易发高发。新修订的《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要求所有企事业单位改革调整事项必须向职工公开、涉及职工切身利益事项应当履行职代会审议程序,但在执行过程中还存在较大障碍,对非公有制企业要不要搞民主管理,社会上还存在很多认识误区,需要创新思路补齐工作短板,突破薄弱环节。

四是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下企业民主管理制度创新需加紧探索。伴随互联网经济、平台经济、数字经济的迅猛发展,以物流快递员、网约送餐员等为典型代表的新型就业群体大量涌现,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但这类群体对用工主体的组织依附性和就业稳定性相对较弱,劳动法律关系较为模糊,劳动经济权益维护缺乏有力的制度保障,给企业民主管理带来全新的挑战。灵活用工普遍化、用工形式多样化、劳动关系复杂化,企业民主管理该如何破题前行,增强适用性、针对性和有效性,是我们当下必须重视和研究的课题。

三、几点建议

第一,提高思想认识,进一步完善企业民主管理工作格局。要从加强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夯实党执政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高度,充分认识企业民主管理工作的重要性紧迫性,使地方党政领导和企事业单位经营管理者真正树立起全心全意依靠职工办企业的理念。全国厂务公开协调小组要强化顶层设计,高起点谋划工作思路,着力扭转当前对企业民主管理认识不足、组织机构弱化、工作发展不平衡的局面,充分发挥各成员单位的职能优势和合力作用,使企业民主管理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更加坚强有力、充满活力、运转顺畅、执行高效。

第二,明确工作重点,进一步强化企业民主管理工作分类指导。要指导国有企业继续巩固、规范和深化民主管理工作,持续提高职代会运行质量,使企业民主管理更好地为促进企事业单位改革发展,调动职工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服务。在非公有制企业大力宣传和强化民主法治观念,引导企业与职工形成利益共同体、事业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找准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的“痛点堵点”,针对非公有制企业规模、管理模式、职工队伍、工作基础等多样性、差异性的特点,因企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施策,循序渐进地推进非公有制企业民主管理规范化建设,促进企业劳动关系和谐和职工队伍稳定。

第三,坚持问题导向,进一步加强对企业民主管理新情况新问题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认真研究经济结构、产业结构调整和产权制度改革给企业组织形式、管理模式、用工方式及职工行使民主权利的影响问题,企业民主管理与法人治理结构有效融合问题,新型就业群体劳动关系标准认定和合法权益维护问题等,切实加强对新情况新问题的研究破题力度。组织专家学者和基层工作者从理论和实践层面开展专题研究和讨论,不断探索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办法,力求在一些关键问题、难点问题、焦点问题上取得新突破,推动制度创新和工作创新,与时俱进全面提升企业民主管理工作整体水平。

第四,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进一步推进企业民主管理法治化进程。目前全国已经有28个省(区、市)出台了35部企业民主管理的地方性法规,国家层面的立法已经具备了比较成熟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全国厂务公开协调小组应认真梳理总结地方立法经验和工作中的瓶颈问题,借鉴国外一些成熟的企业民主管理经验做法,与全国人大和相关部委加强联系、密切配合,积极开展企业民主管理立法调研,提出立法建议,推动启动立法程序。推动修改完善《公司法》等有关条款,为推动全国企业民主管理工作提供强有力的法治保障。

打印】 【关闭